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书 > 搞笑小说 > 村里的风流囧事 > 第二十十八章:都过去了

村里的风流囧事:第二十十八章:都过去了

小说:村里的风流囧事作者:土豆飘香

    我也想解脱啊!rose在心中苦苦哀嚎,像我这样的龌龊人生还有什么意义,真不如一死百了,昏昏噩噩的活着,不但自己痛苦,而且还牵累父母担惊受怕,我真是该死啊。

    晓春面无表情,目光呆滞,脑袋痛得要炸开一样。

    rose瞥了一眼呆若木鸡的晓春,冷笑着喃喃道:他走后我也不想活了,生活对我来说一点意义都没有。我也想解脱,想找一个没人认识我知道我找得到我的地方去了结残生。

    rose低头看着发蒙的晓春苦笑,怎么样?我的小男人,听了我的故事还想和我在一起吗?想和我结婚吗?还想和我有孩子吗?不可能的,都过去了,谁都不会和我这种肮脏的女人结合的,何况是晓春。

    晓春神情恍惚,哑口无言,如万蚁噬肤般颤抖着挣扎着反抗着

    不可能的不可能不可能晓春讷讷摇晃着脑袋,好似要把rose的话统统从自己的脑袋中甩掉,又好似在一遍一遍的否认rose所说的一切。

    rose双手捂住苍白的脸颊,几秒钟后抬起头,继续讲述自己的遭遇,一个雨夜,我我驾着车漫无目地的狂逃,好似有一个肮脏的恶魔在追赶着我,吞噬着我我简直就是疯了。真的疯了我拼命的逃,拼命的跑,真的想一下就甩掉我那丑陋、恶心的一生。

    那个时候我是真的疯了,简直就是不管不顾的想一死了之。人要是活到我那个份上也就离死亡不远了。rose至今还记得那个雨夜的滂沱大雨好大啊!我开着车都看不清方向,分不清南北,车子像飞起来似的,我是真的在心里高兴自己就快解脱了。

    老天太眷顾我这可怜的女人了!老天又给了我重新做一回女人的权利,可我可我却得不到一个女人所应该拥有的一切了。

    晓春低着头,躲避开rose发疯的眸子,rose激动过度而红唇不断抽噎起来

    天亮了,我开到山顶闭上眼任车向山下冲去冲去。rose痛苦的冷笑,哼老天不让我死,不让我死啊一块凸出的山石挡住了我的车。是你家老头子救了我,把我从快要燃烧的车上托了下来,报了警。并在医院里陪了我两天老头子一直到我脱离危险苏醒过来,他就那么始终在陪伴着我照顾着我这个陌生人,他是一个好人!我这辈子遇到的最好的人!

    晓春目光散乱,如五雷轰顶般呓语:结束了结束了都过去了,过去了

    第三天,我爸妈和亲戚从省城

    老天为什么要救我,老头子又为什么要救我啊?你们救了我为什么又要剥夺一个女人做母亲的权利啊?rose的心都要被撕碎了,我要是怀了晓春的宝宝,我我就不至于离开晓春了

    晓春脑中一片空白,木讷的站起身,像丢了魂似的向门外走,都过去了。

    rose望着晓春离去的背影,泪水模糊了双眼,亲爱的对不起亲爱的,亲爱的对不起啊她扑倒在沙发里痛哭起来。

    方汉年仰坐在办公桌后面,神情严峻。我得把rose要和晓春分手的事情告诉姐姐。下午看到rose开车出去后他就一直担心不已,rose是去和晓春摊牌去了,她不会有事吧不良上司小说5200?他很担心rose的精神状况,这么大的打击rose能承受得了吗?

    唉!rose在七里村的事业刚刚有了些起色,可却难逃情劫啊!

    方汉年看着rose又找回了对生活的自信,和干事业的昂扬劲头,他是由衷的为她高兴。可谁知道感情却无处不在,只要你活着就难逃劫数。像rose这样美丽出色的女人,最大的麻烦就是感情问题,之前的还少吗?几近逼得rose崩溃要了她的命,rose真应该找一个像晓春这样的平凡伴侣,结婚后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再也折腾不起了,rose都三十多岁了,对于一个女人还有多少青春可以挥霍啊?可谁成想却发展成了这种局面,这对谁来说都是一种不小的打击啊!

    rose怎么还没回来啊?方汉年坐不住了,起身来到窗前向乐园大门望去,游人三三两两的走出园,快下班了。

    方汉年举起双手揉了揉太阳穴,又在房里走了几步,来到办公桌前拿起电话拨号。他打给rose,想问问她在哪儿,要是情况不妙就立刻赶过去。可是rose的手机关机,看来情况不是很好啊!他又拨给方雅洁,我该怎么和姐姐说啊!

    方雅洁刚从家里的跑步机上下来,拿起毛巾擦汗。她穿了一套天蓝色的紧身短运动装,虽然小腹稍微发胖,但紧身短裤一收腹,依然把她美妙的身材勾勒得韵味十足。

    方雅洁爱惜的摸摸跑步机的扶手,这台跑步机是刘建民去年送给方雅洁的生日礼物,让她没事时就多锻炼,省得她一个人在家时寂寞。

    这两年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动不动就心烦,即不愿意出去逛街,也不愿意和其他人玩牌聚会,或许自己真的是老了吧?哎呀,我不会是更年期了吧?方雅洁认为自己的这个猜测很准确,同时一丝的忧虑萦绕心间,我怎么这么快就老了,都让rose给撵的啊!

    电话响起,方雅洁没心情去接,拿起一杯水喝。

    李秘书走进健身房,太太,方经理找您。把无线座机递给方雅洁。

    方雅洁接过电话,不用说准是rose又有事了,喂,汉年啊!

    姐,rose可能已经跟晓春分手了。方汉年顶了顶眼镜,等待方雅洁的反应。

    方雅洁沉默了,这么快就分手了,昨天才听说rose和晓春打得火热,今天怎么突然就分了呢?真不知rose又在搞什么鬼,你把老头子的儿子甩了,想没想过后果啊?难道rose就是想玩玩人家晓春吗?一连的问号使方雅洁措手不及,没有头绪。

    姐,你在听吗?方汉年可想而知方雅洁的惊愕表情。我也是太心急了,昨天刚汇报完rose和晓春在处对象,今天就告诉老姐他们分手了,这样的事搁在谁身上都会发蒙。

    方雅洁轻叹一声,rose在哪儿那?我的小祖宗不是认真的吗?怎么还要分手啊?昨天听汉年说rose和晓春的事,如果能争取到老头子的同意,我还觉得挺好的。难道是老

    头子不同意?对啊老头子两口子对rose的事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怎么会同意娶rose呢!

    rose现在可能正在和晓春谈分手的事吧!方汉年不敢断定rose和晓春的状况,没联系上rose,他都是猜测。

    你不是说rose这次是认真的吗?

    rose是很认真的想结婚,可老头子不同意啊!老头子这关过不了,rose就得让步,她不会像以往那样去强迫老头子同意,她知道应该怎么面对老头子和晓春,感情的事太难抉择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