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出版书 > 搞笑小说 > 放浪形骸歌 > 二 冰屋偶相逢

放浪形骸歌:二 冰屋偶相逢

小说:放浪形骸歌作者:失落之节操君

    沉折在纸上写下姓名,对那主持官员道:我参选,你立即开始。

    那主持官员笑道:急什么,吉时未到,总得等到明天但与沉折一对视,心中一凛,不由说道:吉时已到!立即开始!

    那武官奇道:大人,已经这么晚了。

    主持官员道:你懂个屁!飞贼擅长夜袭,咱们选拔的好手自也要擅长此道。

    院中群雄闻言一惊,又都来了劲儿,无不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沉折见数百个身穿羽钢甲胄的武士悄声到场,他们训练有素,队列整齐,脚步轻快,几若无音。

    主持官员咳嗽一声,道:英大人吩咐:一切从简从严,故比武规则,极为简单,一、不得杀伤人命,不得残人躯体。二、若被击倒在地,数十下无法起身者算输。三、若自认不支者亦算输。此外别无规矩,任何兵刃皆可使用。

    沉折道:我葬后卿愿先比试。

    众冰行牧者见沉折蒙着面,身形高瘦,一看便不是冰行牧者,都笑骂道:一看便是个墙里的懦夫,想不到还挺有勇气。

    沉折又道:我愿与五人同台较量。

    众人闻言,更惊奇不已。而飞羽精兵则似受了莫大侮辱,霎时怒容满面。

    主持官员笑道:这位兄台,莫要自不量力,狂妄自大,饭要一口口吃,武要一场场

    沉折道:原来不擅群斗,难怪被飞贼所杀。

    他话虽简短,可却格外惹人愤怒,主持官员哼了一声,点了一组人姓名,道:你们五人,一齐下场!那五人早已怒火攻心,不待多言,霎时已在场中。

    沉折劈出一掌,正中一人后颈,那人不吭一声,昏迷倒地。群雄见状,爆发出惊呼喝彩,其余飞羽兵大惊失色,施展轻功,竟同时浮在半空,宛如飞蛾。

    沉折也跳了起来,朝每个人同样一劈,那五人借羽钢甲胄之效,轻功本是极高,可在一瞬之间,已皆被沉折打倒,竟全不及躲闪。群雄似一时哑了,过了许久,方才掌声雷动。其余飞羽精兵见沉折武艺如此高强,再也无话可说,无怒可发。

    沉折走向那官员,道:何时去对付飞贼?

    那官员愕然之余,笑道:葬兄,这事可急不得。

    沉折道:我一人已经足够,无需旁人支援。你告诉我飞贼在哪儿便成。

    那官员心想:此人狂妄,实是匪夷所思了。双手一摊,道:可就是不知道啊?咱们也在想对策呢。

    沉折心想:真是浪费时间。顷刻之内,他心中盘算:找到那驾驶梦海飞舰之人,胁迫他送我出航,何必管什么飞贼?

    就在此时,他见一老者钻出人群,快步走向那武官,乐呵呵地对那武官说道:老陆,我在途中遇上一位神勇无敌的壮士!听说你这儿正选拔武人,特来向你举荐!

    沉折一眼便已认出那老者身后跟着的人是谁。

    他容貌与沉折上一次相见时几乎无异,可气度却迥然不同。

    孟行海已脱去了当年的幼稚与热忱,几乎变得与沉折一般冷漠,一般麻木。

    望向他时,沉折几乎以为自己是在照镜子,照自己的本质,见自己的本性。

    孟行海眉头紧皱,却无可奈何地听那老者与武官啰嗦,沉折隐约觉得他似乎也想去同样的地方。

    而他绝不会抢船之后,一走了之,他或许变了许多,可唯独循规蹈矩这一毛病,他未必改得掉。

    沉折忽然决定留下来,参加这无聊透顶的剿匪把戏,至于后卿的差事,稍稍拖延,倒也无妨。

    沉折对生者的世界已很不适应。

    桑提国的国都叫做冰屋,即使此城名副其实,到处结冰,但对沉折而言,各处仍充满着生机,让在阴间住惯了的他宛如患病。

    冰屋中的房屋楼宇分地上层与地下层,街道之下另有错综复杂的地道。当极端寒冬来临之际,整座城市被埋在七尺寒冰之下,城民便从屋子的地下层开门,在地下街道穿梭走动。

    沉折觉得那样会好些,至少人都会活在地下,而他可以住在无人的地面,不必时刻压抑冥火的诅咒,防止**与侵蚀。

    但今年的冬天并无极寒,众城民在地上庆贺这难得的暖冬,晚上,他们让红色的天灯飘满夜空,令朦胧的灯火与星光交织在一块儿。

    即使危机重重,但生者仍能享受快乐。即使天寒地冻,但生者的心仍然温暖。即使在最恶劣的气候中,冰屋的生者仍然众多。

    事实上,活人太多了,他听说冰屋住着三十万人口。桑提国是北方最大的生者国度,其领土甚至能与沉折在阴间的帝国相媲美,固然沉折的臣民多达千万,但人数再多,也不免死气沉沉。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