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鬼故事 > 寡居 > 第十七章

寡居:第十七章

小说:寡居作者:郭兴聘

    高菊娃答:读书就像收割稻谷一样,在未收成前,在猛毒的太阳下拔田草,脸、手被晒得脱了一层皮,火辣辣地疼痛难尽。遇到旱灾要挑水浇灌,肩挑得肿得像白薯,不拔草不浇灌不吃苦就毫无收成,读书也一个样。

    记者问:还有吗?

    高菊娃答:那时因我是斗大字不识的田里人,教孩子也是田里教,后来孩子就教我读书识字

    你为啥要读书。记者问。

    蔡老黑抢着回答:过去高菊娃背我去省城医病,因不识字走错了厕所,被人们以流氓罪押派出所受审问。

    你就一定要供孩子读书?记者问。

    我知道不识字的苦处,就发誓让孩子读书,自己也要跟孩子学。

    记者把话筒对准蔡数灵的嘴问:是真的吗?

    蔡数灵说:我妈常常读书到深夜,以后她还能看长篇小说。

    让我每个星期从图书馆里借书,我母亲是我的学生呢。

    众人拍手说:教得好!学得好!

    突然,有人喊道:村长来啦!

    人们惊喜的民光吐辉生彩地折射在陈之路的身上,强悍的陈之路像在秋天成熟的果实,又像一股炎热而又爽快的风,带着男性富有阳刚之气的激情三脚两步地朝高菊娃他们走去,高菊娃看着村长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显然庆幸他赶在这大喜的日子里进了她的家门。同时,在她看来亲爱的情夫走了不是几天,而是几年,是从什么天涯海角回来似的。

    管副县长转过身握住陈之路的手说:这么神速承包了柑桔场。

    陈之路满脸生辉说:没有,我在半路上听人说蔡数灵获国际金牌奖了,我就高兴地奔回来了,这是我们高老庄破天荒的呀!

    蔡老黑流着口水笑呵呵地望着村长,转过头对孩子说:孩子,你要把金牌套在村长的脖子上呀。

    众人面面相觑。我也僵在那里瞪着两眼看着高菊娃,难道蔡老黑已知底细,要在大庭广众面前撩开她深藏的秘密?陈之路火一样的目光盯着高菊娃,两只大脚板钉在地上浑身在哆嗦。

    我和他们的心一样像被拧得很紧很细的琴弦,像一面绷得透亮的薄薄的鼓史,只需要一下重击,一记铁锤,就会弦断鼓破!我们都被蔡老黑的话懵了。记者把话筒对准蔡老黑的嘴巴,他说:村长对我们家大恩大德,他冒着暴风雪送我去医院;我老婆从山上掉下来流了不少血性命难保,又是村长输的血;过去孩子无钱读书,我想把孩子休学在家干活,又是村长供他读书。捏笔杆的先生们,求你们写写村长和他的婆娘吧!

    我与高菊娃相视地笑了笑。

    众人道:村长是个烂好人,他为村民好事做了一百担,你们多拍拍村长,让他在电视里播放。

    管副县长说:大伙说得对,电视台的记者们,你们要长镜头拍一下村长。

    陈之路摇摇手说:别拍我,别别别

    拍拍村长的婆娘吧。高菊娃说着从篱笆墙外拉过干瘦的村长婆娘,往**前一送说,你们要拍摄她,蔡数灵一生下,就是靠她照顾的,他和村长比我和蔡老黑待数灵要好得多,他们就像是数灵的亲生父母呀!高菊娃说着给孩子使眼色。

    蔡数灵便跑过去把金牌套在村长婆娘的脖子上,村长婆娘连忙取下金牌说:使不得,使不得。数灵啊,你给你大叔套上吧!

    蔡数灵接过金牌看着高菊娃,高菊娃微笑地点点头,意思说同意把金牌套在村长的身上。蔡数灵奔到村长的前面,猛地给村长来一个敬礼,便跟起两脚把金牌套在村长的脖子上说:你的恩情我永远记在心里。

    陈之路炯炯有神的眼睛里含着眼泪,伸出粗厚的双手瑟瑟地捧住蔡数灵的脸,仔细地端详着他,像要把儿子的相貌嵌进自己的眼珠似的看着,心如刀割,咫尺的骨肉不能相认啊。人最大的痛苦不是**的折磨,而是心灵的煎熬,而对心灵煎熬最甚者,莫过于爱可望不可及。陈之路心一酸,一把将数灵紧紧地搂进怀里。

    我凝望着他们父子俩,仿佛整个世界突然涌到我眼前,神秘而峥嵘,让人无法理解,它挡住了我的视线,使我望不到更远的地方,而就在那视力所及的地方朦胧地看到了村长和高菊娃,我决不会透露出半点风声。我把目光移向高菊娃,只见她和村长婆娘友好地在合影,高菊娃显得是那样的温和、善良、热情、善解人意,简直是女神的化身,一般超人的力量深深地吸引住我。

    突然,广播里播放出《爱的奉献》的歌曲:一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儿爱,这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

    我认真地听着、思考着,不由得把目光凝聚到高菊娃的家里。心里想高菊娃对蔡老黑奉献着无私的爱,难道她的生活更加美好了吗?突然,有人拍拍我的肩膀,我转过头来一看是管副县长。他微笑着对我说:你的双脚真是生风啦!跑得这样快躲到这里来。

    我向他说明了来意。

    管副县长说:这家庭推荐到省‘十佳文明户’也足足有余。

    小李子,你可以乘我们小轿车回家。

    高菊娃走过来握着我的手说:‘三八’木珠加工厂开业大典,我请你们来。

    我点点头说:好!我现在跟县长小车回去。我看着高菊娃、蔡老黑、陈之路夫妇、蔡数灵他们,便借用了托尔斯泰的一句名言:幸福的家庭各有相似之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我们在村民们的目送下上了小轿车离开了高老庄。一上车,管副县长问我这几天了解的情况。我除了隐瞒高菊娃和村长的私生活外,其余的全向管副县长说了。管副县长问:你准备在原材料上再加上哪几点?因高菊娃的心灵深处有一股顽强的气魄,洋溢着一种诚挚的热情,她道德上的过错都来源于她命运中某些艰苦的磨难。我相信比起那些受环境所熏陶,教育所灌输或者命运所鼓励的人来,她生来就有更好的脾性,更高的准则和更纯的兴趣。我被那莫名的责任感和毫无保留的真诚所驱使全力地推荐她。我说:加上四点:一是高菊娃关心公共事益,把民政局拔给她家的补助款捐给村里造桥铺路,特别是把奖给她儿子的万元巨款也捐给希望工程。二、高菊娃热心为群众力实事好事,特别是背死人下山。三、高菊娃为祖国培养了有用人才——数灵。四。高菊娃服侍瘫痪丈夫十六年。我说完话自嘲地笑了,那笑容后边隐藏着一股难以言传的神情。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