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女强小说 > 极品包工头 > 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到底谁拉皮条

极品包工头: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到底谁拉皮条

小说:极品包工头作者:心跳畅想

    朔铭冷声说:聂坤,你真的了解我吗?如果关冬生再出现,我不会针对他,有可能会针对你。

    聂坤笑了笑,很骚气的那种,对朔铭说:你想怎么收拾我呢?以前你收拾的还少吗?

    听着聂坤把收拾两个字说的格外的重,朔铭也真是无语了,这个娘们是彻底是放下脸面了。朔铭嘿嘿一笑:我最近想养一条狗,你觉得藏獒好呢还是黑背好?要不弄一条驴怎么样,又或者找几个农民工,当然要找你喜欢的那种,他们收拾起人来估计也挺爽的。

    聂坤不笑了,闷哼一声:朔总,能聊正事了吗?

    你觉得你的正事我想听吗?朔铭嗤笑:你做过什么正经事吗?

    聂坤却不以为意,这什么年代了,笑贫不笑娼,只要老娘能得到好处就行,管他别人怎么看自己,有道是挣钱的时候哪个不是低三下四,花钱的时候全都是俾睨一切的王。

    聂坤说:你也知道我是做什么的,现在有人找到我,想要买点东西,但我去不合适,希望你能搭个线。

    朔铭没说话,静静的挺聂坤说。无论对方说什么,朔铭都会让他说完,生意嘛,是好的还是坏的,把事听完整了再考虑。

    略作停顿,见朔铭没发表什么意见,聂坤知道朔铭是想听了,笑了声:有人想要群星新城边上的那片商业地,我记得听人说过,那片地是你卖出去的,应该认识东家吧?

    聂坤就算再有关系网也毕竟出身太低,所接触的圈子也就那么大,想要认识齐淑与巴天宇可能,但想能说得上话就难了。聂坤也是聪明人,借力打力,让朔铭充当一个拉皮条的角色。朔铭是个唯利是图的人,到时候随便分点股份或者那点好处绝对干了。只是说两句话的事,做成了有利益,做不成也没什么损失,按道理朔铭没理由拒绝。

    可这话听在朔铭耳朵里就是另一种感受了。这片地朔铭也想要,倒不是真看出有什么升值空间,单纯的相信付杰的分析判断,用不了多久就能给自己带来利益。最近这段时间,朔铭愁的是没一个合适的人给自己拉皮条,可很搞笑的是现在聂坤竟然想让自己成为那个拉皮条的人。

    朔铭咂咂嘴,皱起眉头思索。帮聂坤联系一下关系自然会得到一点好处,不过聂坤能给的,朔铭不见得能看得上眼。如果朔铭把聂坤变成这个拉皮条的没准还真能成事。这个娘们,以前可就是做公关的,那方面的能力朔铭还是认可的。

    朔铭久久没有回答,聂坤催问:朔总,怎么样,感兴趣吗?

    你能给我多少好处?朔铭还没想好应该怎么说才能让聂坤反水变成自己的同盟,所以只能先稳住对方。朔铭想探听聂坤从中能得到多少好处,只要自己给的多,就这种唯利是图六亲不认的人一准跳槽为朔铭卖命。

    还没等聂坤回话,朔铭就又觉得不对。聂坤会替谁在张罗这件事呢?朔铭的第一反应就是余家。这让朔铭瞬间冷汗直冒,跟余家扯上关系,给余家拉皮条倒不是不行,主要是朔铭怕被坑,最担心的是余家想借用这个机会对自己动手。朔铭脑袋里瞬间浮现出曹毅死时的画面,膀胱一紧,瞬间来了一股不可阻挡的尿意。

    聂坤说:这得看最后得了多少利益,难道不是吗?

    朔铭嗯了一声,对聂坤说的认可也不认可。认可的是利益分配这么说没什么问题,不认可的是这句话就是放屁。最后分配利益的时候朔铭成了拿赏钱的小瘪三了,给多少全看人家的心情。尤其是余家,贪心的很,能给朔铭一点稀饭钱就不错了,没准朔铭忙了半天什么好处捞不到还惹了一身骚都有可能。

    朔铭可不会与聂坤辩驳什么,因为朔铭压根就不想去给别人拉皮条。

    朔铭说:你让我想想。

    那好,我等你的好消息。聂坤又笑:下次可以直接给我打电话,都是老朋友了,谁也不会亏了谁。

    朔铭对你聂坤嗤之以鼻,撂了电话,朔铭无奈的笑:这他么的谁是拉皮条的。

    朔铭坐下来,点上一支烟,暗暗琢磨,为什么余家会在这个节骨眼上盯上那片地。

    朔铭想的是为什么付杰能这么肯定明山市大有发展前途,坚定不移的认为那片地一定值钱。现在各种消息层出不穷,每一条都对明山市有负面作用,这种大环境,会有所转机?

    同样,余家为什么会与付杰的想法如出一辙。朔铭倒不是刻意关注余家,只不过好多事都能与余家车上关系。从余修文开始,余家似乎对明山市情有独钟。群星新城,工业区的商业街,余家是看透了能在明山市赚取海量的好处的。

    朔铭想不明白付杰与余家是基于什么考虑才会得出这样的分析结果,为什么余家会这样选择而齐淑与巴天宇却是另一种态度或者看法。

    想了半天,朔铭拍了拍大腿。自己这么想也不对。巴天宇在明山市读书,真是在读书?这种人学历那张纸根本没什么用,而巴天宇的能力也绝对超越了那张**的分量。巴天宇为什么会到明山市,会不会读书是假,顺手来这投资是真?

    这么想就顺畅多了,想到的这些,所有人,都是来明山市捞金的,而且此时此刻依旧认为投资会巨赚。这么说来,朔铭想把这片地拿回来恐怕没那么容易。

    极品包工头, ,聊人生,寻知己~

    朔总,话可不能像你这么说,搞得我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似的。聂坤操着略带沙哑的嗓音,撒娇一般。以前朔铭还觉得这种沙哑的嗓音很有味道,现在听起来恶心的要吐。

    朔铭冷笑:聂坤,别以为我怕你,如果再有下次,呵呵你懂。

    我什么也不懂。聂坤咯咯娇笑,朔铭的威胁并没放在心上,随即笑声一收:朔总,有件生意我想找你帮个忙,当然,忙没有白帮的,我呢,咯咯可定会给你满意。

    你给的满意我消受不起。朔铭还真不想要聂坤的什么好处。曾经的聂坤比朔铭有钱,但现在,朔铭压根就没瞧得上。纵然聂坤在工业区商业街的项目中赚了一大笔,那也不可能有朔铭有钱,此一时彼一时了。当初朔铭求着聂坤,现在聂坤什么都不是了。

    聂坤说:朔总,你说这句话就有些武断了。我们虽然不算正式合作过,但那一次你吃亏了?

    这句话还真是没错。与聂坤有关系的事朔铭真没吃什么亏,唯一的一次就是差点被这浪女人卷进自己的离婚风波中,当时孟文景对朔铭也是恨之入骨,不过好在最终朔铭没什么大损失。不仅如此,如果没有聂坤,平云城的那片地与自己没有任何关系。

    朔铭激动的情绪稳定了一些,因为聂坤说的没错。朔铭就说:那好,你说说我能帮到什么,你能提供什么?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