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第01章母女共侍 > 战争幻想 > 时代的灵魂 > 第三百章 未来已来

时代的灵魂:第三百章 未来已来

小说:时代的灵魂作者:五品刺卫

    柳韵虹要的是,宁声涛的绝对的好,不仅仅是精神层面的,还有物质层面的。这个时代,无论你说千万个爱,也许都不如一颗钻石;无论你做多少家务,可能都不如一次奢华的旅游;无论你是否已经把所有的钱都用在女人身上,可能还不如别人随便给点小费。

    宁声涛对婚姻的需要其实主要是父母的需要,他更多的是从死心这个角度是对待婚姻的。既然找到一个可以让自己心动的女人,那就不要再等待更多的选择,而且既然一个男人已经组建了家庭,那就需要把家拖起来扛起来顶起来,也就减少更多的梦想,变得更加务实勤劳。

    可惜,是一种冥冥中的力量主宰了世界的发展,在历史的车轮中,他终于融入了离婚大军,获得了精神的解放和的自由。

    江泳博的父母反对田秀秀的原因是她就是冲着江泳博的财产和事业来的,是那种只能共享荣华,绝不共同蹈难的女人。因为崔杨亲耳听过田秀秀的电话,知道加入江泳博的生意失败,遭遇到之前遇到的买地纠纷和工地出事故的危机,这个女人一定会跑的比兔子还快。

    江泳博的看法是: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本就天经地义。

    三人中,江泳博是请客最多,朋友最多,老婆最高最漂亮的,也是面子最大的一个,他从小就好面子,特别放不下面子。张连城是工作最好,生活的城市机会最多,受到高考制度作用最积极的一个。宁声涛是面子最小,价值最小,朋友最少,难兄难弟最多的一个,他最渴望自由,可却从未自由。

    人近四十,国家七十大寿。

    江泳博虽然受到了国家经济下行和国际贸易格局受到美国挑衅的影响,不过总还是过着优哉游哉的幸福生活,带着一家老小上北京、下海南,游华东,飞西藏。

    张连城经过下海初期短暂的适应之后也开始和朋友一起合伙开办起只有十来个人的小型科技公司,紧抓时代大众创业的浪潮,希望能够托起父母、老婆和两个儿子的幸福。

    宁声涛在离婚之后,带着女儿也转变了发展模式,终于有限的改变了命运,走上了真正以文字跳舞为业的体制内工作。

    未来已来,何曰未来?

    宁声涛三人是否存在并不重要,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故事,同一时代也会有很多不一样的人。

    改革开放是一件载入人类史册的大事件。希望用三个男人的故事来展示时代的画卷,记载发生在西部贫穷落后地区的历史。本名《灵魂》,二十年前开始构思。改名《时代的灵魂》,名太大太空太没有味道,于是改名《平静的湖边》,未成功。

    改革开放改变了世界,改变了国家,更改变了中国几代人。每周坚持56小时工作制,尽了最大努力更新,谨以此献给被时代改变的人们和被人们创造的生活。

    被宁声涛评价为吃不得大苦,受不得大委屈,看不到大前方,做不出大决断,干不了大事业的江泳博确实错失过一些机会,没能把大事做得更成功,否则现在各种媒体上已经可以看到他的名字,成为改革一代或者80后的代表人物。

    被张连城评价为习惯性的把简单变复杂,把复杂变纠结,把纠结变无解,最终面面俱到的善意会变成斤斤计较和婆婆妈妈的恶果的宁声涛,确实走到了人生的十字路口,当年曾经换过工作去做记者,结果遇到了一场大地震,结果记者身份就完了,喜欢写作喜欢看文字如同麻将和音符一样跳跃的他,还能做什么?教师是说大于写的工作,记者才是少数的写大于说的工作,连记者都做不成了,他的出路是哪里?

    被江泳博评价为生活无忧,读书无愁,工作无聊,爱情无趣的张连城终于破茧重生,开始了自己艰难的创业。面临的都是比自己更小十岁甚至十四五岁的非同龄人,成熟过迟的张连城未来真的不会后悔自己的选择?

    俗话说: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其实人生就是一些选择的合集,从小到大,从生到死,都是选择题,没完没了的选择题,只有真正的歇下,才不用再思考应该如何选择。

    21世纪是资讯爆炸的时代,也是信心爆棚的时代。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什么事情都有理由去选择去认可。

    中国的经济奇迹旷古绝今,大约只有当年的日本经济腾飞可以相提并论,可日本的故事主角未必是他们自己,中国的奇迹却都是中国人民自编自导自演的。

    中国是完全摸着石头过河,开创了一种非掠夺的大国崛起新方式,日本则几乎是跟着美国人的剧本在走秀。这种走秀的不只日本,还有韩国、以色列等国,只能说日本走的最靓丽而已。

    中国的经济奇迹非常规、跨越性太大,确实也就给其他一些需要时间积累的事情带来了巨大的挑战。在诸如老年社会、计划生育、离婚率、汽车社会、住房等等方面不断的出现着幸福的烦恼,让人觉得幸福实在不容易。

    老年社会的形成其实主要还是生活水平、健康水平、医疗保健水平提高造成的,当前社会中老年人有多少需要各种药物、各种保健来维持,没有养生病的老年人到底有多少?

    计划生育此一时彼一时,几十年计划生育搞下来,人口的数量得到了控制,质量得到了提升;人口红利下降,国家经济实力大涨,计划生育计划性放开,生亦难不生亦难,想生也难不想也难。

    汽车生活说来就来,2010年中国经济正式超越日本,在美国做世界第一的一百多年历史里成为第四个出现的世界第二。汽车价格的持续下降和收入水平的持续增长,终于在2010年开启了中国的汽车时代。不过,扪心自问,是幸福了还是堵上了,为什么那么堵?

    房子看起来美,供起来贵,用起来闹心。房子本来就是一些砖头、钢筋、水泥、河沙等冷冰冰的建材搭建起来的空间,不过在特殊的国情和特殊的时代变成了家的象征和财富的象征。房价不断攀升,冲抵了大量的幸福感和获得感,房子的价值被无限放大之后,夫妻不合、恋人难婚、家里反目成仇、朋友借钱不睦、财产分割的猫腻纷至沓来,到底是幸福还是无奈?冰冷的房子本应该加上热情和亲情才有了家的温馨,可现实除去虚荣满足和冰冷的估价数字,多少人看到新房子的时候是真正快乐的?

    有人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坚持结婚的人认为婚姻至少可以使爱情有个葬身之地,反对结婚的人认为结婚仅仅只是一个关于权利和义务的社会契约,并不是爱情的升华或者依归。大量的大城市青年选择不婚,不但是成本太高,而且是负担太大,加之离婚成本低,离婚自由度高共同造成。

    宁声涛的直系亲属中,离婚率超过40,他的同事和朋友中,离婚率也超过了18,而且据他了解,真实离婚率仅仅只是一小部分,事实上潜在离婚率或者名存实亡离婚率要高很多很多。

    等待孩子高考结束才离婚的人越来越多,这些人还算对孩子负责对社会负责的,更多的是因为鸡毛蒜皮的事情就可以离婚。

    宁声涛觉得,离婚率高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变化太快,沉淀不足。

    千百年来,一种思想一种思维都需要时间来积淀,而现代社会,本就以变化太快著称,偏偏中国的变化甚至又高于世界的变化速度。

    网络流行语说:我跑的太快了,你已经追不上。这个思维其实也是中国离婚率越来越高的一个重要原因。

    宁声涛的同事中不乏这样的人,他们一旦工作发生变化,身份地位发生变化,要么就真的闹起了离婚,要么就似是而非的继续着婚姻却消灭了爱情,在外面另起炉灶或者寻求某种寄托忘情于婚姻。

    当宁声涛结婚的时候,他并没有感觉到婚姻的神圣和甜美,只感觉到沉重的负担和责任感。他和柳韵虹结婚之前,就有言在先:如果你觉得我的承诺是欺骗,我的能力已经无能为力,那么你如果选择到合适的人,我绝对放手,不会束缚你。爱一个人的最高境界不是厮守在一起,而且让对方飞翔让对方真正快乐幸福。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