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第01章母女共侍 > 神话小说 > 网游之神级作弊器 > 第四百九十七章

网游之神级作弊器:第四百九十七章

小说:网游之神级作弊器作者:孤独月色

他们很明显是为了救肖斌,才不得不选择铤而走险,没想到在最关键的时刻歪打正着,巧妙的化解了束缚着他行动的幻境。

    就在他有些后怕的望着祭祀台上铜像那笼罩在一层阴影当中的诡异样貌,突然,她像是受到了引导一般,整个祭祀台的前半部分开始缓缓朝着他们五人方向移动,将位于下面的木质储物柜完完全全的暴露了出来。

铜像裹携着祭祀台大概来到了石室正中央的位置便停止了移动,此时此刻,原本完整的祭祀台便一分为二变成了两个分开的个体。

    那曾经令的肖斌无限遐想的布满拉环的储物柜此时此刻终于像是一个放弃了抵抗的孩子一般活生生的暴露在他面前。

激动之余,他不由得紧张的回头看了铜像一眼,之前那噩梦般惨痛的映像仍然历历在目,致使他看着它的眼神里还带着一丝踌躇与畏惧。

    那八手蛇身铜像背对着他,只是留给他一道纤细而柔和的背影。

    肖斌的视线便不再过多停留,他迈着沉重的步子,一步步的朝着那泛着蜡黄色的老式储物柜走去,现在,他仿佛感觉自己离一个巨大的秘密仿佛只有一步之遥了,他渴望知道来自攻防战里的一切秘密,包括二十号区域,包括时空门,包括神秘莫测的寄生组织    赵博远以及江可也是一齐来到他身边,所有人都是凝重而小心的迈出每一步。

他们也都和肖斌抱有同样的心态,各自来到这象征着一切辛密的昏黄木柜前。

率先开口的却是刘伟强:你说,这鬼东西里面装的到底是啥?为啥我总感觉不是什么好东西呢?    他的看法马上就得到了身旁傲风的回应,我同意!他小心翼翼的举起枪对准了木柜,若是这里面真的存放了你们想要的东西的话,这铜像又怎么会故意将它暴露在我们面前,这岂不是太容易了,我可不认为这是来自异域友人的友好馈赠!    他很难得的开了个玩笑,可惜在那种紧张气氛下在场的人都没有笑。

肖斌也清楚若是选择贸然打开其中的某个拉环,很有可能给他们带来无法估量的损失,但是每当他想起之前格雷斯曾说过与可能是寄生组织合作在今晚有大动作的消息后,他的心里总是惴惴不安。

    他想要知道他们的计划,想要保护同伴,同时为李铭薇,也为她苦心经营的组织铭做点什么。

而现在,在不知道具体行动时间的情况下,时间已经彻底属于夜晚时分,有预谋的战事随时可能发生,现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赌上一搏。

    它那八只手臂慢慢的加大了力度,在江可愤怒而无助的呼喊声中,仿佛是为了欣赏肖斌那股溢于言表的恐惧,她那令人作呕的舌头宛如一条小蛇般的在他面前晃来换去,紧接着,便是张开血盆大口,对着肖斌的脑袋用力的咬了下去。

    肖斌,肖斌你醒醒啊!身旁传来江可略带担忧的呼喊,她让肖斌从一阵头晕目眩中缓过神来,他连忙条件反射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四下环顾。

让他感到有些迷茫的是,这偌大的石室里除了那个铜像以外,就只剩下他们五个人了,仿佛刚才发生的一切都不存在。

    怎么回事,刚才发生了什么?那个蛇女呢?他有些迷茫的开口,这才发现其余四人也都围在了他的身边,正一脸担忧的看着他,而每一个人身上的隐身药水时效已经消失了。

    蛇女?你指的是这个铜像么江可不解地用手指了指位于祭祀台上仍旧散发着致命诱惑力的铜像,从刚才开始,你就变得好奇怪,一个人倒在地上不停的翻滚,脸上的表情还相当痛苦,当时我们都以为你被这里的机关伤到了    说到这里,她不由得皱起眉头。

一旁的赵博远也是接着补充道:你刚才那是怎么回事?中邪了?说着不忘颇有深意的瞥了一眼祭祀台。

    肖斌摇了摇头,慢慢的将整个不可思议的事件发生经过向他们四人讲述了一遍,包括那铜像雕刻的女人是如何出现在他身后并且将他身体牢牢固定着的,包括她那一双妖异的眸子以及看上去让人恐惧不已的杏舌,四人听了他的描述后纷纷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那这算什么啊?传说当中能让人陷入幻境的药?赵博远撑着下巴思考了一会,仿佛还在为肖斌经历的奇幻的一幕而百思不得解。

在他身边的傲风则是很稀罕的说道:我想我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他指着铜像下方底座那一排微不足道的细小黑洞,它们看上去似乎比芝麻还要不起眼,应该是从这里面溢出来的。

至于为什么只有肖斌陷入了幻境,我想应该跟我们使用的隐身药水有关。

这种气体应该是无法使处于隐身状态的我们中招的,可一但有人隐身药水的时效一到,就会在不自觉的情况下吸入弥漫在空气里的迷幻气体。

因为肖斌你是第一个失去药效的人,所以才会在那种气体的干扰下陷入环境吧。

    肖斌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铜像底座的石板上确实密密麻麻的雕满了细微的小孔,便有些后怕的开口道:那么现在呢,你们也都从失去了隐身药水的时效,为什么没有陷入幻境呢?他说着,就看到除了他本人以外,其余四人都是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不由得其怪的问道:你们发现了什么?    在你陷入狂躁的那段时间里,我们虽然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但都觉得十有**是铜像搞的鬼,所以我们一人对着它开了几枪,虽然那些子弹没有像之前赵博远那样被弹开,而是成功的撞了上去,只可惜,却没有对它造成任何影像。

不过,在那之后不久你就清醒了,我想这或多或少跟我们刚才的举动有关系。

这次解释的是赵博远,他的脸上流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虽然嘴上没说,但是肖斌还是打心眼里感激他们的。

    且不说这石室中处处蕴藏的危险,若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所有人都会假象成那些子弹会像先前的赵博远那样被弹回来,那么想要冲着铜像开枪本身就蕴含着不小的风险。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