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比趣阁免费小说 > 情缘小说 > 云城遗粟 > 第二张 神州自在饮酒客

云城遗粟:第二张 神州自在饮酒客

小说:云城遗粟作者:剑化江雪

    你跟了这么多天要不是叶罗衣刚才那道剑罡,我居然都发现不了你,你把你这藏匿之法交给我怎么样?我用用一坛酒换。饮酒客摸遍全身,只摸到了身边的一坛酒。

    少年并没反应。

    切,只是个哑巴吗?你不说话我可走啦,这次我要走天底下可没人追得上我啊!说着,饮酒客转身离开。少年在身后亦步亦趋,无论饮酒客走多块少年总能在最后跟上来,饮酒客走一会儿停一会儿,走一会儿停一会儿,不知所想。

    三个时辰之后。

    你到底要干嘛,跟你说,我没钱,最多我把赤火送给你怎么样,你别跟着我啦!说完,饮酒客把剑随手一扔,剑就飞到少年身前,少年俯下身,伸出黢黑的手,靠近剑,手掌刚挨着就如同置身火山熔岩一般开始往外冒热气,同时发出吱吱吱的如同煎肉的声音。少年不为所动,双手捧起剑,面向饮酒客,硕大闪着光的眸子看着饮酒客,坚定的说到:我要拜你为师!

    拜师哈哈哈,哈哈。饮酒客笑得弯着腰,眼泪从眼睛里飙出来,他一手叉腰一手抹眼泪。哈哈哈,你要学喝酒么,酒后高歌且放狂,门前闲事莫思量。这事儿成了,我教你!说罢,又一大口下肚。

    不,我要学你的武功。剑在少年手上慢慢颤抖起来,一滴一滴液体从手指缝间流出,分不清是血,是水还是油。

    额?你要学我的武功?饮酒客神情大变,头发胡须连同破衣裳胡乱飞舞,整个空间剑意突然暴涨,立时狂风大作,周遭的大树承受不住他的威压顷刻间折断倒下,少年周身仿佛无数剑刃划过,凭空出现一条一条血痕,鲜血顺着血痕慢慢沁出,不一会儿便成一个血人。

    哼,你为何想要学老夫的武功?说得出来,你便生,说不出来,你便死。饮酒客的目光逼射过去,瞬间穿透少年的身躯,仿佛周遭大地全在他目光之下,小到微尘末末,大到飞鸟苍鹰,无所遁形。

    因为你的功夫能杀人。少年顶着巨大的威压,嘴里一个字一个字蹦出来,身上的伤仿佛跟他全无关系。

    哈哈哈不错不错,老夫从一百多年前习武之时便开始杀人,好的人,坏的人,老人,年轻人死在我手中的不计其数。功夫本来就是用来杀人的,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痕,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纵情江湖岂不快哉!饮酒客大笑着提坛上顶,又是一口酒灌进嘴里,一片云淡风轻。

    来,你也来一口,老夫的徒弟岂能不会喝酒!饮酒客把酒坛向少年扔过去,少年一手握剑一手接坛,咕咚,咕咚酒从坛子喷涌而出

    好,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徒弟了,你叫什么名字?

    那你叫什么名字?

    哈哈哈哈有趣有趣,有趣至极。饮酒客双手叉腰再次狂笑起来。

    老夫也不再问你名字,老夫给你取个名字,从今天起,你就叫朱放之,老夫一天在世,你就一天叫朱放之,如果老夫死了,那天王老子都管不到你叫什么名字,你觉得可好?

    好,那我叫你什么?

    我管你叫我师傅还是爹爹还是爷爷,只要你高兴,任选一样!

    哼!少年一跺脚。

    哈哈哈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一老一少,一前一后慢慢向大山深处隐去。

    翌日,青城群山之间钟声涤荡,最高峰青云峰在云岚之间若隐若现,峰顶连绵坐落着几座古木青瓦筑成的古朴宫殿,居正中的大殿门楣上一块厚实斑驳着岁月痕迹的门匾横立,上面用隶书方方正正刻下青云二字,大殿前是一座千尺见方的用玉石堆砌出来的巨大广场,广场边缘便是雕刻精美的护栏,护栏外面是万丈悬崖,偶有仙鹤掠过峰顶的白云沧海之间,日出之时,霞光从东方喷射过来,整个大殿便沐浴在一片辉煌之中。

    此时,六千身着道袍,背负木剑的道士立于广场过道两旁,神情肃穆。大殿之内,三座巨大的铜质三清雕像居中,雕像下站着一名鹤发童颜的老者,老者两边各六名年若古稀的老道螓首而立,老者便是掌管青云剑派三山九峰七千九百九十九人的青云掌教,名动天下的青玄道人。

    青盈师弟,昨日山下那二百一十六具尸体的事情查得怎么样了?老者身着一袭宽大灰色素麻道袍,虽是满头白发,但其肌肤红润饱满如刚出生的婴儿一般,声音如清泉击石,分外悦耳。他看着左手边第三名老道问到。

    老道出前一步,微微颔首,说到:禀掌门,我已查看过这些尸体,其中一百零八具应该是中毒而亡,是正一镖局林家的人,包括林家家主林天行和其弟林天豪,另外一百零八具尸体则是来自江湖各门各派,四海八方,南离道观苍木道人,南疆鬼冢夜哭,天阙剑派陆柏,西城的快剑卓之越,除了卓之越是被人用掌力震破丹田而死,其他一百零七人其他一百零七人,若是贫道没看错的化,应该是被人一剑斩杀。

    什么,一剑斩杀,这居于下方的老道们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青盈道长继续说到: 两天前,范阳传来消息,天下第一镖局正一镖局被人一夜之间灭门,全局上下三千二百二十八人未留活口。而范阳与青城相距几千里,当世大概还没人能在一天之内往返其中,凶手是是谁?到底有几队人马?所图为何这一切都不得而知。

    正一镖局押的镖是何人所托?保的是什么镖?押镖的目的地是何方?青玄道人接着问到。

    不得而知,现在江湖上各门各派封山闭门,生怕与此事有一丁点儿牵连,看来此事背后的势力不可小觑。

    青玄转过身面向三清道人雕像,杀害夜哭一行人的凶手剑法只怕已到剑心通明的境界,唉,暴雨将至风满楼,江湖从此多事了。从今日起,青云剑派严禁弟子下山,青盈,青虚,青月你们三人率十名一代弟子下山调查此事,切记,切勿张扬。

    是。十二名道人颔首领命。

    对了,让木儿也跟你们一起去。

    七日之后,夜。

    风微冷,一阵嗒嗒嗒嗒马蹄声由远及近,在漆黑静谧的山间回响。

    林间有火,火旁有人,头发散乱地系在背后,脸上皱纹斜布,眼小而有神,着黑色破旧长衫,手指白净修长,手中有壶。头微仰,左手提壶上去,清澈浓烈的高粱白酒便哗哗涌出,宝剑伏于鞘中,悬在树梢。

    马近,停。一名黑衣人骑在马上,背后负两把剑,双手紧握缰绳,眼睛盯着这一火一人,我能走么?粗犷的声音从脸上的黑色面巾里传出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