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出版书 > 搞笑小说 > 药剂师的仕海情殇:终极博弈 > 138一条大鱼

药剂师的仕海情殇:终极博弈:138一条大鱼

    当然,这种厂家之间的无序竞争持续了一段时间,通过这些线索,我们检到了一些问题也很快解决了,不过,最近好象太平多了,估计是结成了统一联盟!胡长军身边的年轻男人接上话题道。

    呵呵,看来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他们也不傻了!林素雅听着他们的解释,就象在听一场战争与反战争的演习一般,充满悬念。

    小说 网

    138一条大鱼

    方平用力挤了一下鼻梁上的黑头,然后小声道:"前两天省一家经营医疗机械进出口的外贸公司老总来跟我见了一次面."

    方平挤完鼻梁上的黑头,两只手撑着圆滑的下巴,皱了皱眉头,没有吱声.

    方平微才上眼睛,手指在桌了敲了敲,然后猛的撕开眼皮:"这样吧,这事你盯着点,这可是你的强项!"

    自从林素雅确定为药监局的新任领导以来,他通过各种关系,可以说把林素雅的底细打探得一清二楚,特别是离婚等私生活事说得有鼻子有眼,如果让听者不相信都难!而现在对于领导交待的任务,他的好奇心又上来了,他一定要弄清楚她和这个新出现大鱼的关系,这可关系到他们的"钱途"!当然对于这个刚冒出来的新百孔,要想一下子搞清关系,并非易事,回到自己办公室的孙维康马上开始在网上搜索起张诚和这家省医疗机械进出口公司的信息来.

    此时的林素雅并没有意识到一波未平,新一轮暗流又开始潜涌而来,她从佟市长办公室出来,心情似乎比刚开始来的时候放松了好多,站在楼下,她抬头看了一眼瓦蓝瓦蓝的天空,深吸一口气,然后掏出手机拨通了要去的灵湖县药监局胡局长的电话:"胡局长,上午11点之前我会赶过去!"

    林素雅此时的即兴决定,一是确实她该去这个县检查检查工作了,二来觉得自己的心情太压抑,特别想出去透透气,而现在再通知贾小渔,重新准备资料,有些来不及,于是她果断的上了车,自已独自一人前往灵湖县.

    灵湖县是康平市最贫困的一个县,在这个时兴以市标榜地区身份的同时,灵湖县因为经济发展等种种原因,并没有申请成功成县级市,至今还是康平唯一的一个以县命名的县级行政区域.至于为什么林素雅为啥上任后第一站下访的县是灵湖,除了出于对这个最偏僻的地方的关注外,还有一个理由就是她小时候生了一场病,而那场病在父母带她看过康平几家大医院后并没有任何好转的情况下,隔壁邻居家来了一个亲戚,目睹了我痛苦的咳嗽和父母焦虑的目光,她马上给我父母说了一个治疗咳嗽的偏方,父母在情急之下,到药店抓了这个方子,回去熬药,给自己吃了后,两天后咳嗽就渐渐的好转了,而当父母准备去感谢这个邻居亲戚时,她已经回去了,所以在她的印象里,父母告诉自己的这件事,让她一直印象深刻,如今一提起灵湖这两字,她都会从心头涌起一份特别亲切的情感,而且特别想去那个地方看看,而现在自己有了这样的机会,所以在面对几个选择时,他还是依然把第一站选择在去灵湖,她甚至清楚记得当时贾小渔有些不解的目光,但是她笑了笑,并没有解释,这种情愫并不是他所能理解的.

    一路上宽阔的田地里一望无际,徐徐微笑透过车窗,吹拂起她额前的头发,压抑已久的心终于象解开了绳索的螃蟹,吐着清浅的水泡,肆意欢快的爬行起来,林素雅突然觉得此刻的心情是她三十几年来特别安静的时候,这时她的脑海里浮冒出友人曾经对她的建议:当前进时别忘了欣赏沿途的风景!看来这些年为了家庭为了所谓的事业,她真的快忘记怎么驻足去欣赏人生的风景了。而此时她繁忙的手机也出奇的安静,看来今天真是个特别的日子,上天也特别照顾她的心情,当她到达灵湖时,才发现这个小县城并不象她想象的那么破旧,反而显得特别热闹,人来人往,紧凑的城镇布局,让这座小城显得特别精致,甚至比康平的布局都来得合理,但是这时她却迷路了,停在三岔路口的她不知道下一步往哪里走了,于是探出头去,想看清路标牌,不料随着视线望去,热闹的音响声声声入耳:买二盒 送一盒,买十元送两只鸡蛋,大家走过路过不要错过.......这是什么促销?热闹的促销词引起了林素雅的注意,她定睛一看,原来是一家药店在搞促销活动,门前树起了大红拱门,不少老人排成长队在等候着,林素雅禁不住抿嘴一笑,看来在这个商品经济的年代,药品也和其他商品一样,也得通过常规手段进行促销,她在内心感叹了一声,然后沿着路标往县药监局驶去.

    刚到药监局门前,就发现灵湖的药监局局长等一干人在门前翘首着,走下车后,矮矮胖胖的胡长军象只球一样滚了过来,他朝林素雅伸出胖胖的手,热情的打着招呼:林局,欢迎来灵湖指导工作啊!

    胡局,别客气,我是来取经的,听说灵湖的医药市场规划得很好,看来是百闻不如一见啊!林素雅意味深长道。

    胡长军诧异道:林避,见到什么了?

    刚才我在那个转弯口,发现一家药店正在举行大型促销活动,真是热闹啊!

    胡长军肉嘟嘟的脸皮抽搐了一下,气急瞪了身边一个工作人员,然后讪讪道:这些老板,死活不听,早三申五令,不允许搞活动,才清查完又开始搞起来了,真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啊!

    林素雅只觉得他这个词语用得还挺形象,于是笑道:胡局,看来你也有烦恼的时候?

    那是,前段时间,头发都白了一大把,都是这些奸商闹的,为了利,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林素雅看了胡长军一眼:胡局,你这情绪不小啊,做我们这种工作的,主要还在于管理监督,积极下基层了解药商的心声,多作沟通,也许这样的效果会比生硬执法来得有效,你说呢?

    胡长军听出了林素雅的不满,赶紧点了点头:是是,林局说得是!

    那要不胡局就陪同我一起在县城里走走,我想看看你们这儿的医药市场!

    胡长军犯难的问道:林局,现在快一点了,我们还是先去吃饭吧!

    我 不饿,要不我们先跑几家店再回来吃饭?林素雅兴致盎然道。

    胡长军朝其他几位副职对视了一眼,此时空着肚子的他们,无奈的点头道:那,那好吧,那林局请上车!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