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下载看书免费软件 > 爱情小说 > 执命棋 > 040.命盘交错,执命难合

执命棋:040.命盘交错,执命难合

小说:执命棋作者:容嫣

    我心知三皇子如今提起灵华君颇有些忌惮,便不再多言,只低声道了句:殿下身上有伤,要多加小心。明日我来换药。

    说罢,我便行了一礼,缓缓走了出去,却清楚地听到身后传来了一声低低的叹息。

    三日后。子戟率兵夜袭砂石峰。

    我不曾亲历沙场,却也多少能想象到那战事的惨烈。我在城门后,焦灼地来回踱步,有好几次替伤兵换药时都手重了些,使得他们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一旁的月哲自然比我镇定许多,可杵药的时候,我却也能瞧出她有些心不在焉。这几日,从三皇子的口中我也知道了不少月哲的事。她自幼学医,因得有位久经沙场的父亲,她小小年纪便已用自己所习医术替父亲和士兵疗伤。或许是天赋异禀,没过几年,月哲已成为凉城数一数二的医者。加之她行事稳重,赢得了凉城不少百姓和士兵的敬重,都亲切地尊她一声:月哲姑娘。

    然而月哲的父亲殁于砂石峰一役,却似乎成了她心里无可磨灭的伤。也无怪乎那日她听到子戟请命攻打砂石峰时,会突然有些失控。或许在月哲看来,再也不愿有谁将性命葬送在那里,如同她的父亲一样

    我自然也是十分忧心,子戟虽说是灵华君需拨正命盘之人。但细细想来,无论是他亦或是苏玦鹤,终究不过是为了拨正三皇子命盘而存在的棋子。即便是我,也不知自己在这执命棋盘上的命数究竟为何。何时生,何时死子戟亦是同样。

    砂石峰之战的夜变得格外漫长。

    替伤兵们换好了药,我与月哲便登上了城楼。

    城楼上的火把在夜风中轻晃摆动着,映照着守城将士的身影在地面上被拉长又缩短。但是他们却如同山峦一样,屹立在城楼之上,一动不动。目光坚定地望着远方。纵然视野所及之处,只看到一片深沉的黑暗。但是在不远处的某个地方,他们的生死弟兄正经历着一场惨烈却无畏的战斗。仿佛只有这样看着,才能将他们的勇气一并传递到那里,与那些将士们一并作战。

    婍毓。月哲忽然开口,她在夜风中转过脸来,眼中似隐约有泪:我可以这样唤你吗?至少在这城中,在此时,我斗胆这般唤你。只消片刻,你不做皇子妃,只做我的朋友婍毓可好?

    我轻轻握住月哲抚在城墙上的手,看着她,无声地点了点头。

    像是得到了肯定,月哲咬了咬唇,自顾自地说了下去:在凉城的数个日夜,我从未向那日一般惧怕过。爹身上的伤口足有碗口那么大,汩汩朝外留着血。无论我用了多少药,缝了多少针,却怎么都止不住那血。我眼睁睁地看着爹的目光一点点地涣散下去,到最后他竟是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他只是握住我的手,拼尽最后的力气攥紧。即便他说不出,我却也知道,他是叫我守着凉城,守着那些为凉城而战的将士们。

    说到这儿,月哲深深吸了一口气:后来爹走了,我便守着这城,守着为这城浴血奋战的将士和百姓们。可是婍毓,你知道吗?就在此时,就在这样的夜里,爹离去那天的恐惧又再次占据了我的心。我好害怕,我害怕他们也会像爹一样,变成我眼睁睁看着,却无能为力的消失

    随着月哲的话语,我能感觉到她的手在不住地颤抖着。

    他还那么年轻,为什么非要去砂石峰那般的险要之地?我们不是只要守着这城就好了吗?不是只要守着就好了吗月哲将手抽了出去,继而掩面而泣。

    我从未见过她这般脆弱的模样,却也因为她颤抖着的语调而忍不住落下泪来。

    我轻轻扶住月哲的肩,温柔拍打安抚着。夜色中,我学着那些将士一般,将目光投向最深远处的黑暗,低声呢喃:因为子戟知道他该做什么。如果不攻下砂石峰,总有一日,我们会守不住这城。而这城中的将士和百姓,都会死在这生活了数年的城墙脚下。正因如此,他才放下了自身的安危。他做的,是想更好地守住这城,守住这城中的百姓,守住这城中如光一样的月哲

    闻听此言,我低垂着头,便欲离开。不料三皇子却捏住我的手臂,看向赵宗安,眼神坚定地说道:无需防备她。

    我看向三皇子,心中感慨万千,不曾想他竟对我信任到如此地步。

    赵宗安神情复杂地瞥了我一眼,便高声道:进来吧。

    话音刚落,便有一个相貌平平,着了粗布衣衫的男子入内。他走上前来,朝着三皇子行了一礼,便从怀中掏出一封信函,双手递上:公子嘱咐一定要交到殿下手中。

    三皇子接过信函,细致读了一番,唇角一勾,便扯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着实有趣。

    说罢,他便将手中的信函递到了我面前。我不明所以,但也只得接过信函。粗粗一瞥,心下倒是一惊。不曾想这信函,竟是出自苏玦鹤之手。

    那个集市上的算命先生;出现在雀台中的翩翩公子;将我送入霍府,又替久病在榻的皇上掌控局势的谋士。

    他的身份实在太多,我不知究竟该如何去看待他。

    但此时的信函之上,赫然写着,若是宫中有变,他定会设法将圣旨玉玺交到三皇子手中。只是信函的最后,却也昭然落下,要以我为筹。

    攥紧信函,我看向三皇子。试图分辨出那一丝意味不明的笑到底意味着什么。可我从他的神情中,却读不出分毫。

    没有怒意,也并未开口应承。他的神色之中始终带着些许倨傲。

    一旁的赵宗安许是察觉到气氛有些诡异,又或是忍不住好奇,开口询问。

    三皇子从我手中拿过信函,缓缓折在一处,便看向垂首候着的男子:回你家公子,便说他的心意我已经知晓了。不过这所求之事,我却不能应允。

    那男子倒也不多言,只深深行了一礼:小的告退。然后便迅速离开了屋子。

    可是宫中有变?见三皇子迟迟不肯开口,赵宗安更是显得焦灼。

    瞧眼前这情形,我不免在心中暗暗感叹。赵宗安驻守凉城已久,可从这神情来看,他竟也是三皇子的人。由此可见,在京城以风流为名的三皇子,并不是一个纨绔之人。他只是借此为掩,暗中早就在朝廷中培植起了属于自己的势力。如此说来,灵华君拨正命盘的这一局,手中这颗至关紧要的棋子,冥冥之中已经朝着自己要落定的方向前行着。

    无非还是那些话。三皇子似乎并没有让赵宗安看密函的打算。他将折起的信函扣在桌上,指骨轻重交错地敲击着:只不过在这样的关头,竟让他们生出了几分错觉,以为凭借着自己手中掌控的东西,便要我以

    说到这儿,三皇子的目光轮转,落定在我身上:要我以最珍视之物来交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